欢迎来到exness手机版在线下载

盛松成对话管涛:人民币不存在升值周期 资本项目开放时机到了?,NOVOX诺亚国际

Choyee  |  2020/12/26 15:10:0827

  世界经济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经济开始步入十四五规划时期,双循环发展格局正在形成,金融开放进入深水区,人民币国际化也面临着全新的发展机遇。

  在凤凰网财经峰会上,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原司长盛松成以及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就人民币汇率、资本项目开放等时下倍受关注的问题进行连线对话。

  共识:人民币不存在“升值周期”

  从今年5月末开始,人民币就走上了一条波动上涨的道路,而过去半个多月已基本在6.5区间徘徊,离岸人民币距离6.4也仅有一步之遥。若以此计算账面价值的话,现在换10万美元要比半年前大概少花6.9万元左右人民币。

  市场给人民币升值带来了各种解释:经济基本面恢复、际收支顺差扩大、全球博弈局势、美元指数走势。有人说人民币汇率进入了“升值周期”,也有人说利好出尽、拐点或至。在预测市场方面,没人有把握绝对正确。但在“升值周期”的背景下,从10月份开始学界已经开始探讨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盛松成与管涛并不认可“升值周期”的说法,二人均认为用经济周期的定义来界定汇率表现,是不恰当的。但从长期来看,管涛认为人民币汇率并不存在大幅贬值的基础;盛松成判断,人民币在长期、甚至中长期,是升值趋势。

  盛松成提到,人民币国际化实际上要求它成为强势货币。但管涛提出,强势货币并不意味着汇率升值。

  人民币短期升值趋势对于中国经济的影响,二人均认为有弊有利。盛松成说到,升值对于出口是不利的,对进口是有利的,这是最表面的现象,还有更深层次的问题;人民币升值背景下,应该减少净出口对GDP增长的贡献率的占比。管涛也表示,从民间部门来看,人民币升值有利于降低我们的对外净负债的负担。

  争议:资本项目开放时机

  在进一步深化金融开放的背景下,中国资本管制体系面临进一步开放的客观要求。现在是不是中国开放资本账户开放的好时机?此前学界曾产生过一番探讨,盛松成与管涛在与凤凰的对话中亦碰撞出了激烈的火花。

  盛松成认为,现在正是资本账户双向开放,鼓励企业进行对外直接投资比较好的时间窗口。而管涛则认为,目前国内国际不确定性大,全球范围内的低利率宽流动性有可能会加剧资本流动冲击的风险,加上中国目前开放的程度和国际相比还有一定差距,因此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但盛松成始终坚持,利率、汇率、资本账户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应该是协调推进,成熟一项、推进一项,而不是必须排出先后顺序。同时,盛松成表示,汇率弹性目前已不需要做比较大的调整或改革了。因为目前已“基本实现清洁浮动”,市场从没碰触到目前2%的波幅限制。

  二人对短期资本过快流入都表示担忧。盛松成强调提出鼓励进来的资金应该是长期资金,不管是留在金融市场还是投向实体经济。可学习国际经验,如冰岛曾经在2016年,对部分流入外资收取高达75%无息准备金,;韩国在2011年开始对银行非存款外汇负债收取宏观审慎税。

  管涛亦以国际经验为例,提出限制政策可能引发市场风险。泰国2006年为应对热钱流入、本币升值的冲击,在当年12月份宣布对短期资本征收无息存款准备,但是这个政策宣布第二天泰国股市大跌,当天晚上泰政府就取消这个政策。

  对此,盛松成表示,要从一开始就设置高门槛,而不是一开始低门槛,出现危机了再抬高门槛。“不能因为担心风险而缩手缩脚,太谨慎或者说应该推进的而不推进。”盛松成表示。

  质疑:中资企业全球投资能力

  “资本账户真正的开放应该是双向开放,也就是说不仅是应该鼓励进来,在一定条件下也还可以走出去。”盛松成强调。他提出,一方面现在我们外汇储备比较充裕,另一方面受疫情影响,西方国家高新技术企业破产较多,为出境投资这些企业,助力内循环也是有帮助的。

  同时,盛松成还表示,在美联储大放水的背景下,美元全世界流动时我们要比较小心,用“走出去”来抵销一部分它的“走进来”。

  管涛则从历史经验,对中国企业海外投资,进行全球配置以及风险把控的能力,提出质疑。

  “我们可以看到实际上这些年中国暴露出来的一些对外投资损失案例都是幼稚的。”管涛表示。

  2015年以前政策也支持企业海外并购,把外汇储备变成战略物资储备。管涛援引麦肯锡报告指出,2005年到2015年将近十年时间,所谓这些海外战略物资的投资,就是能源并购项目,亏损面大、亏损额也很大。

  管涛还提醒,如果现在开放一些对外投资渠道,将来在新市逆转以后,可能都会变成我们资本集中流出的渠道。此外,管涛还提出警惕海外投资风险、资金链断裂可能对国内市场产生传导。

  但盛松成则坚持,资本账户开放与海外投资风险是两回事。“如果说投资风险,国内投资也很多,比如最近我们债券爆雷那么多,那是不是国内投资就可以不要了?当然对国外投资要更谨慎,但这个和资本账户双向开放是两回事。”

  盛松成认为,要允许企业投资,同时也要教育它,或者在审查时要求必须是实体经济投资,而不是去搞投机、去搞冒险。

  (责任编辑:邱光龙 HF056)

相关推荐

行情报价
友情链接:
  • exness手机版在线下载
  • exness服务器 exness手机版